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» 资讯 » 天下杂谈 » 土耳其政变,埃尔多安是赢家

土耳其政变,埃尔多安是赢家

有 1306 人浏览 日期:2016-08-02   作者:纪双城 王云松 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

核心提示:短 期看,土耳其的政治环境偏向伊斯兰化,有利于埃尔多安聚拢人气。在这个意义上说,政变为他集权创造了条件,转向总统制的脚步或将加快。但长远看,持续高压 可能造成更多矛盾向深层转移,加之土耳其国内也有很强的支持世俗力量,如果埃尔多安无法在“世俗化”与“伊斯兰化”间取得巧妙平衡,可能会激化不满,促使 反对集权与反对“伊斯兰化”的力量融合起来,那就不能排除再度爆发政局动荡的可能。

他抓捕军中将领,整肃司法界和教育界,并要求引渡对手居伦


土耳其政变


对土耳其人来说,这个夏天的关键词是“变”。


先是政变。7月15日夜间,土军方宣布“已接管国家”。首都安卡拉传出枪声和爆炸声,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的阿塔图尔克国际机场外出现坦克,战机低空飞行,政变军人关闭跨海大桥,封锁交通。


随后是平定政变。正在地中海海滨度假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,政变后第一时间以手机视频连线方式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采访,称“我们将战胜这一危机”。数小时后,他乘专机抵达伊斯坦布尔,通过电视直播宣布自己仍在掌权,政变已结束。


土 耳其官方称,政变造成232人死亡。7月20日,埃尔多安宣布实行3个月的紧急状态。有6000多名军人和2745名法官、检察官被捕,约9000名警 察、3000名法官、8000多名内政部员工、1500名财政部门员工、257名总理办公室工作人员、超过1.5万名教育部雇员被解雇或停职,1577名 大学校长被迫辞职,24家电台和电视频道的执照被注销,国家情报机构也有100多名工作人员被停职。


至此,政变后的整肃行动已涉及超过5万人,事件迅速演变为“土耳其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案件”。


前空军司令被指“主谋”


在被捕的100多名将领中,最受关注的是前空军司令阿金·厄兹蒂尔克。他被指控为本次政变的主谋。


厄 兹蒂尔克生于1952年,是四星上将,去年刚卸下空军司令一职,但仍是土最高军事委员会成员。1975年,他从第二空军基地战斗机飞行员训练学校毕业,成 为一名驾驶F-100和F-4战机的飞行员。在此后40多年的空军生涯中,他驾驶过30种战机,累计飞行时间超过5800小时,曾任空军总部训练主官、空 军情报部长等职。


阿金·厄兹蒂尔克

土耳其人熟悉的厄兹蒂尔克,是个身穿蓝色军装、戴着墨镜、威风凛凛的老将军。但前往法庭受审时,他耳朵上缠着白纱布、脸上 和胳膊上都有轻微伤痕,神情疲惫。他的军衔和荣誉已遭取消,被称为国家公敌和恐怖分子,面临侵犯公共秩序、恐怖主义、阴谋叛国等刑事指控。土耳其媒体称, 他在法庭上否认了所有指控。


在被捕的将军中还有第二军司令胡杜蒂,曾负责土耳其与叙利亚、伊拉克边境安全。另一位引起关注的被捕将领是因吉 尔里克空军基地的司令埃里克·凡。据CNN报道,该基地是美军与土军共用的,美军在该基地存放了50枚战术核弹。美国空军也利用这个基地,出发打击“伊斯 兰国”。在政变过程中,从这个基地起飞的空中加油机,曾为政变军人使用的F-16战斗机加油。政变发生后,美国军机一度被禁止进入这个基地。


土军方一直被看作土耳其世俗力量的守护者。过去50多年中,每当文官执政后走向伊斯兰化,军方就为捍卫世俗化发动政变、更换政权。1960年、1971年、1980三次政变,都进行了政府更替。最近一次则是1997年,军方迫使总理辞职,但没有解散国会和终止宪法。


这 次政变的时机和以往4次相似,军方都是利用总统休假之机发起突袭,却没能复制以往的成功。有分析称,原因有三:一是埃尔多安在选民中有较高的支持率。他在 对外政策上不断展现强硬姿态,更聚拢了不少人气。政变中,他及时通过新媒体动员支持者走上街头,令对手措手不及;二是政变没有得到军方的普遍支持,不少将 领支持埃尔多安,其中包括土耳其第一军司令、海军司令和特种兵司令等;三是没有任何政治力量支持政变。在政变次日土耳其大国民议会举行的特别会议上,执政 的正义与发展党(下文称正发党)和三大反对党展现了“罕见的团结”,联合发表声明谴责政变。而前北约欧洲盟军最高司令、美国退役四星上将卡拉克在CNN节 目中评论说,政变军队犯了许多错误:没有逮捕总统,没有断网。


“幕后主使”居伦隐居美国


埃尔多安平定政变后,迅速将政变“幕后主使”的帽子扣向远在美国的土耳其教士居伦。对土耳其人来说,居伦是一个家喻户晓、同时也充满禁忌的名字。2013年以后,这个名字就一步步地和国民公敌联系在了一起。


75 岁高龄的教士居伦,名下拥有220亿美元资产,在世界各地包括中亚、印尼甚至非洲都办有宗教学校,在美国拥有最大的私立学校系统之一。早在1999年,居 伦被土耳其政府指控密谋建立伊斯兰教国家,就“自我流亡”到美国,住在宾夕法尼亚州,深居简出。后来他被宣告无罪,可以自由返回土耳其,但他从未回国。如 今在土耳其政府内,仍不乏奉居伦为精神领袖的官员。


居伦


上世纪末,埃尔多安担任伊斯坦布尔市长时,曾和居伦结为同盟,甚至一度把居伦当作精神导师。埃尔多安领导的正发党能在2002年大选中一举胜出,离不开居伦的鼎力相助。他还帮助正发党削弱军中的世俗力量。


但 近些年,埃尔多安和居伦在不少重要议题上产生了分歧。居伦对埃尔多安实行的积极外交政策表示反对,尤其不满政府支持叙利亚反对派。2013年的一场司法系 统反腐风暴,让两人最终成为政治死敌。当时有数十人被捕,包括3名内阁部长的儿子和一家国有商业银行的行长,矛头直指埃尔多安的核心圈子。鉴于居伦在土耳 其的巨大影响力,特别在警界和司法界拥有众多追随者,埃尔多安认定他正在建立“国中之国”,且有“外国势力”撑腰。本次政变失败后,大批官员和军警都被控 支持“居伦运动”。按正发党的定义,这是个“恐怖主义组织”。


据美国联邦调查局一名负责进行土耳其语监听的翻译爆料,居伦“有美国中央情报 局的背景”。所以,对居伦的怀疑上升到了对美国幕后支持的指责。7月16日,土耳其劳动和社保部部长公开指责美国推动政变,美国国务卿克里亲自回应,称美 国与土耳其政变没有关系。土耳其方面要求美国“交出居伦”,美方表示“可以考虑”,但要求土耳其政府拿出证据。白宫日前表示,已经收到土方提供的资料,将 根据引渡条例进行审查。美国舆论认为,考虑到两国间的紧张关系,“此事相当复杂”。


有人猜测总统“演戏”


长期以来,土耳其的世俗精英阶层与传统的穆斯林大众之间一直存在矛盾,世俗政治体制无法完全摒除宗教对社会的全方位影响。


埃尔多安2003年担任总理执政后,采取了一些不利于世俗化的措施,导致土耳其日益伊斯兰化。美国《时代》周刊曾这样评价埃尔多安:他表面上是个世俗派,骨子里却是个伊斯兰保守派。


埃尔多安


军 方和埃尔多安之间也存在权力之争。埃尔多安掌权后,将限制军队干政作为施政目标之一。2007年,土耳其武装部队负责人厄尔根尼康将军反对埃尔多安的长期 盟友居尔出任总统。正发党和议会置之不理,居尔仍然当选。随后,政府对厄尔根尼康展开了长期、高调的刑事调查。检方称厄尔根尼康属于一个由体制内世俗民族 主义者组成的“恐怖组织”,曾策划暗杀、爆炸,企图推翻政府。牵涉进这个案子的还包括前总参谋长巴什部。2010年,埃尔多安政府又调查了所谓“大锤”案 件,300名军官被监禁。他们被控在2003年密谋进行政变、推翻政府。但后来发现,此案的大多数证据是伪造的。


军方与埃尔多安有矛盾,居伦也是埃尔多安的政敌,所以居伦就和军方串联起来“造反”,这种“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”的推论,似乎有点道理。但是,也有人提出质疑:居伦也积极主张伊斯兰化,他怎么会和主张世俗化的军方联手发动政变呢?


还 有媒体猜测,这次政变可能是埃尔多安“自导自演”的一出戏码,目的是攫取更多权力。他在政变当天称,“这场暴乱是真主送的大礼,因为这将是肃清军队的好理 由”。这番话,被认为“泄露天机”。如此大规模的军事政变,来势汹汹却又草草收场,确实容易让人想到“阴谋论”。有分析认为,土耳其可能提前大选,力保埃 尔多安拿到压倒性选票,进而确保他“继续掌权10到15年,成为人民选出的独裁政权”。不过,牛津大学圣安东尼学院访问学者、土耳其资深记者巴萨兰认为, 根据常识判断,政变事态发展得太远了,不可能是“假戏”。


埃尔多安的收获与风险


无论政变是真是假,埃尔多安确是此番最大受益者。他出身于贫寒的穆斯林家庭,一向野心勃勃,在2001年创建正发党,2003年出任总理。此后正发党赢得2007年和2011年大选,带领国家取得经济上的长足发展。


土 耳其在历史上曾建立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奥斯曼帝国,一战后帝国才瓦解。现代土耳其是北约成员国,军警力量超百万,在北约中仅次于美国,被认为是中东除以色 列外军力最强的国家。经济上,土耳其是经合会以及20国集团成员,也是很有发展潜力的新兴经济体。英国《经济学人》杂志称埃尔多安为“新时代的苏丹”,说 他“试图恢复奥斯曼帝国的风光”。


不过,野心也为埃尔多安招来不少争议。近年来,为了重振土耳其的“大国雄风”,他不断插手周边事务,导致 与周边国家交恶,一度倡导的“零问题”外交成了“零朋友”外交。在打击“伊斯兰国”极端组织问题上,土耳其先是放任不管,甚至有报道称埃尔多安的亲属参与 了为极端组织走私石油牟利的行动,继而又主动打击“伊斯兰国”,导致国内安全形势恶化,旅游业大受影响。加上库尔德问题和叙利亚难民危机,令其不堪重负。


埃尔多安


矛 盾面前,埃尔多安想到的办法是“集权”。2014年,他卸任总理后,成功当选土耳其第一任直选总统。土耳其实行议会制,总统属礼仪性职位。但埃尔多安不甘 于做无实权的总统,总想将政体改为总统制,并已采取不少动作。舆论认为,政变之后他将以更加严厉的政策加强对国家的控制,打压反对派,包括在军中继续清洗 有“居伦运动”背景的军方人士或其同情者,对反对党加以控制,严格管制包括网络在内的各类媒体,监控土耳其内部的分离主义势力,防止其异动。


7月20日,埃尔多安主持了政变后的首次国家安全会议,讨论了政府对军队的监管问题。《华盛顿邮报》援引土耳其匿名官员的话说,军队改革计划包括将总参谋长置于国防部领导下,议会对军队的预算编制和执行状况加强监督。埃尔多安意在强化对军队的掌控。


短 期看,土耳其的政治环境偏向伊斯兰化,有利于埃尔多安聚拢人气。在这个意义上说,政变为他集权创造了条件,转向总统制的脚步或将加快。但长远看,持续高压 可能造成更多矛盾向深层转移,加之土耳其国内也有很强的支持世俗力量,如果埃尔多安无法在“世俗化”与“伊斯兰化”间取得巧妙平衡,可能会激化不满,促使 反对集权与反对“伊斯兰化”的力量融合起来,那就不能排除再度爆发政局动荡的可能。
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免责声明:
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、企业机构、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,仅供参考。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、观点保持中立,不对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 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如果有侵权等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。

微信

关注中国食品与包装机械网官方微信账号:"spbzorg",每日获得互联网最前沿资讯,热点产品深度分析!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